第312章 收一点利息(第一章) - 我的极品总裁老婆

第312章 收一点利息(第一章)

“金陵蒋家之人?” 看着这个蒋浩然,也能瞬间想到了金陵蒋家。 前几天,叶枫参加的那个拳赛的幕后老板,自己就说自己是金陵蒋家之人! “哦?” “你居然知道我们蒋家?” 听到了叶枫的话,蒋浩然有些惊讶的说道。 “你有什么事情说吧。” 叶枫并没有直接回答蒋浩然的话,而是冷冷的问道。 “哼。” 听到了叶枫的话,蒋浩然脸色微变,这个叶枫的语气让他十分不舒服。 “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我现在来看你,就是以为了告诉你一句话。” “逸哥,让我问候你一下。” 蒋浩然一脸傲慢的对叶枫说道。 “逸哥?那是谁?” 听到了这个蒋浩然的话,叶枫暂时没有想起这个“逸哥”是谁? “你…….” 可是,叶枫的这句话,却被蒋浩然当做了一种羞辱。 叶枫这是在羞辱逸哥! “逸哥,让我告诉你,他等着你去金陵!” 蒋浩然把朱俊逸让他转告叶枫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逸哥?金陵?” 这时,叶枫还有些没有想起来。 “不过我看,你根本不用去金陵,我今天一定好好照顾一下你的?” “据说,你的妻子是夏凝冰,哼哼。” 这时,因为夏凝冰小姨夏嫣的原因,蒋浩然已经猜到了叶枫和逸哥只见的矛盾是什么了? 本来,对于这个叶枫,蒋浩然还是十分警惕与小心的。 毕竟,能竞争过逸哥了,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因此,他才特意在这里等着这个叶枫。 但是,现在,看了这个叶枫,他觉得这个叶枫也就是这样,普通人一个,毫无威胁啊。 既没有钱,有没有深厚的背景,唯一勉强能够说得过去的,就只有这个叶枫好像是一个武者。 但是,修为好像不咋地,应该刚刚突破半步地阶。 或许在江州,这个弹丸之地,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对于已经半步地阶巅峰,即将突破地阶武者的他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根本不用逸哥出手,我自己就能把这个叶枫整死。” 看着叶枫,蒋浩然心中想到。 “嗯,就这样,好像逸哥对那个夏凝冰有些意思,那就让自己在那个夏凝冰的面前,狠狠打着叶枫的脸。” “让这个叶枫,脸面全失!” “无论是,金钱,势力,还是武者修为,自己都能完全碾压他。” “这不是一个拍卖会吗,自己可要在拍卖会上整一整这个叶枫!” 蒋浩然心中十分肯定的想到。 “嘿嘿。” 看着叶枫,蒋浩然一脸讥笑,然后便不咋搭理叶枫了,而是转身离开了。 离开时,蒋浩然还特意对叶枫说道: “我在拍卖会等你!” 蒋浩然挑衅叶枫! “哦。” 就在,蒋浩然离开不久后,叶枫终于想起来那个“逸哥”,可能是谁了。 金陵! 逸哥! 蒋家! 这些关键词出现在叶枫的脑海中,叶枫便想到了唯一一个附和这些关键词的人。 朱俊逸! 南方四大家族之一的金陵朱家的第一继承人,下任家主,朱家大少——朱俊逸! “原来是是他。” 这时,想到了这些,叶枫就明白了。 也知道了,这个蒋浩然的目的,这个蒋浩然肯定是那个朱俊逸的一个棋子。 一个来试探他的棋子! “呵呵,好久不见了,我的老对手啊!” 看到这里,叶枫转身,遥望金陵的方向,目光坚毅的说道。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了。” “我不会再输了!” 叶枫声音坚定的说道。 “你不是要试探我吗?那好,我就奉陪到底!” “好好和那个蒋浩然玩一玩!” “金陵蒋家,呵呵,你们做好付出惨痛的代价的准备吧。” 叶枫冷冷的说道。 三年前,这个金陵蒋家可是帮凶之一。 这次,叶枫可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蒋浩然的。 前几天,他从拳赛上,得到了本应该属于金陵蒋家的十多亿。 现在,他就要让这个蒋浩然付出一下代价。 “这就当做是我收的利息吧。” 叶枫冷冷的说道。 说完后,叶枫同样走进了这个慈善拍卖会的会场。 “叶枫?” 看到了叶枫走进来,坐在第第二排的夏凝冰立马招呼叶枫。 看到了夏凝冰的呼喊,叶枫便走了过去。 “怎么坐在这里了呢?” 叶枫有些好奇的问道。 原本叶枫还以为,夏凝冰会坐在中间,或是靠后的位置呢? “这是他们举办这个慈善拍卖会的人布置的。” 听到了叶枫的话,夏凝冰解释道。 “他们布置的?” 叶枫看着位于拍卖会的前三排,双眼微微一眯。 这个拍卖会的前三排,每一个座位都是单独的,而且,和别的后面的座位大大不同,更加奢华。 “这三排应该是给江州那些所谓的上层人士准备的。” 叶枫心中推测道。 “那第一排做的是什么人?” 看着前面的第一排,叶枫好奇的问道。 说实话,第一排的座位比第二排,和第三排,都少的多。 第一排只放了六个座位。 这里应该做了四个大人物。 “这四座位是给准备的?” 叶枫好奇的问夏凝冰。 “给。” 听到了叶枫的话,夏凝冰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给叶枫递上了一张金色的纸片。 “座次表?” 看着手中夏凝冰递过来的金色纸片,叶枫小声嘀咕道。 从这个“座次表”中,叶枫知道了这四个第一排的座位是给谁留的了。 一个是这个慈善拍卖会的举办公司,天运集团,江州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市值几十亿。 第二个,是一个某个江州著名的商会的会长。 第三个,还没等叶枫看。 就已经坐上了,那是一个有着一股儒雅气质的中年男子。 看着这个儒雅男子面前的牌子上写的名字,杨鸿儒! 而且叶枫发现,在这个儒雅的中年男子进场后,在场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着这个杨鸿儒。 而且,眼神中带着敬畏,向往,甚至崇敬的目光。 “杨鸿儒?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叶枫有些疑惑的说道。